2013年3月21日 星期四

近二月在巴黎


在生日前兩天,決定送給自己一份大禮。

那天坐地鐵到四號線北邊,辦延長居留證的惱人文件,事畢便搭反方向的車準備回熱南的巢穴上班。連續兩個月,我在同個地鐵站穿梭,早晨、夜晚,有時狼狽地奔跑追趕末班車。那日下車時,竟感陌生無比,只因為從另一個方向進站。這件事狠狠地在腦袋上砸了兩萬回。


我訝異於己身生命格局之狹小,如何因單純的方向而失去探索的能力。如果一座地鐵站是這樣,那學習生涯呢?我是不是被困住了?被玻璃紙、紙盒這等小事困住?我想起當兵前,苦練兩年甘那許無成,最後心一橫,決定往截然不同的方向走去,因而獲得頓悟。「我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做。」當天下午,我選擇離開了熱南。

在那之後,下了好多場雪。我重新愛上巴黎,浪漫搖曳的長髮,不時從中透出的秋水眸光,那是很美的。她的愛漸自流入生命,達到前所未有的滿盈飽和。



我找房、我流落、我借住、我搬家、再借住、再搬家,經過一整個月折騰,總算是落腳在十五區。雖然週遭環境不比從前來得方便,但房子屋況極好、機能十足,有個大廚房、大冰箱、烤箱,這對我來說已足夠。跟別人學了一整年的甜點,接下來終於可以在家自己練甜點了。

期間去了義大利,浸淫在那國度的美食、美酒、咖啡及無拘束中。美妙、詭異得不可思議的各種事在此上演,應是永生難忘。

回到巴黎,和熱南的前同事合作,為巴黎一家藝廊的藝展製作晚會點心。他負責製作焦糖牛奶糖、水果軟糖;我則是製作夾心巧克力,兩款安全的味道,一個是三柑橘(檸檬、萊姆、柳橙),另一個是1976的陳年雅馬邑。第一次如此赤裸地挑戰法國人的味蕾,結果當晚獲得一致好評。「你的店開在哪裡?」、「什麼?沒有店?那可以郵寄嗎?」、「你趕快開!我一定去捧場!」看著他們闔上眼,陶醉地將齒尖埋入巧克力,眉宇或收或放,身體或緊或鬆;有些人則是固作鎮定,一語不發,幾分鐘若無其事繞回桌前,才忍不住湊近噤聲說:「剛剛那款巧克力好好喫...還可以再來一個嗎?」

我不得不承認,那是爽度極高的一夜,征服嘴刁的法國人。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在場的任何一位大人物或藝術家,而是一位小弟弟。起初走到桌前,他母親無法說服他嘗試桌上的任何甜食。無奈之下,母親自己拿了一顆巧克力,咬了半口,「嗯.....好好吃喔!你要不要試試?」小弟弟望著那半口片刻,轉向桌前,自己伸手拿了一顆,似乎在宣示自己的品味主權。他把玩著巧克力,翻側端賞了一回,便淘氣地將它拋入嘴中。咀咀嚼嚼,從眼神中看得出什麼正在他體內滋長,他緩緩抬起頭來,綻放一朵好大的微笑。


"C'est bon?" 「好吃嗎?」
他微笑點點頭。

這一笑給足了我信心。



8 則留言:

  1. 文筆真好^^
    最近終於鼓起勇氣好好的爬您的文了><
    (上一次看到您的部落格好像還在舊版面,也還沒進修XD
    來不及訂到學藝前的巧克力就錯過了)
    ((鼓起勇氣的意思是...一旦開始追文就會好想自己動手作阿><))
    希望早日學成歸國~讓台灣人也品嘗看看逸品級的巧克力: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敢當不敢當~

      一定努力!有一天把像樣的巧克力帶回台灣。

      刪除
  2. 真的, 好不好吃, 小孩絕對不會騙人!

    回覆刪除
  3. 呵呵 終於看到新文章出來了 很開心呢!
    巧克力的好吃與否不僅在於技藝的熟練 更考驗巧克力師傅為客人投入的一片心
    如果沒有十足的熱誠做巧克力 即使做出來的成品多麼好吃 也是感覺不到入口時那種感動吧!
    看到你勇敢的做了決定 其實心裡是有些震撼的 畢竟能下這樣的決定 並不容易
    有些人想著 也許繼續在熱南做下去 可以得到些微的進步 因為要是離開了 接下來呢?人對未來的去向如果是迷茫的 就很容易停滯不前 那使他們沒有安全感
    但是看到版主這樣為了巧克力 離開了熱南 不再浪費時間 尋找更進一步的入口 真的很讓人佩服
    期待下次看到你的Blog 有新文章和更多關於你的事情 這讓我這個小小的讀者感到莫大的歡愉 心裡也被重新填滿了一股向前的力量
    Ps:我的FB是[任真讀],也就是[Stay Boss] 是同一人喔O_______O"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若是我有四年時間可待,我或許願意忍下去,繼續待在熱南;但問題是我只剩兩個月的實習時間,繼續待在那蹉跎也不是辦法。

      我會繼續努力生活、寫文章的!好對得起熱情讀者啊!是不是XD

      刪除
  4. 很期待你回到台灣為台灣的甜點市場注入新的力量!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您的鼓勵!一定努力!

      刪除